楼下的飞髮舖

2020-01-06  阅读 578 次

刊登于 2015-12-29By 毛言地All, 生活文化, 香港小故事

楼下的飞髮舖

Cc photo by flickr user Tzuhsun Hsu

我对屋村或者老旧上海式飞髮铺有着一种抗拒。

初中年代曾经试过在外婆附近的一间上海理髮铺剪过几次髮,那个时候才第一次见识到先用洗头水洗完头才过水这种「乾洗法」。刚开始时还好,毕竟小学对外型其实没有甚幺要求,直到一次那个师傅一时失手剪了一个连没要求的我也觉得不堪入目的最新公告髮型,我就再也没有到过那上海式理髮店。

几年过后,有一次因为头髮太长急着修剪一下,所以到了楼下的一间飞髮铺。里面跟旧式理髮铺没甚幺分别,基于初中的回忆,我只是叫髮型师帮我剪短一点就可以,还好没太多要求,因为剪完头髮后,我只想马上飞奔回家。有了这两次经历后我不敢再随便找飞髮铺,所以当在太子找到一个能让我安心的髮型师后我就成了他的忠实顾客,往后他搬到旺角一间楼上铺,我自然也跟着他过去。

直到早两天因为家里的定型喷雾用完,我又懒得走到外面髮型用品店去买,所以便到楼下那间好几年没光顾过的飞髮铺。里面装修依旧没变,只是多了一部电视播着赛马节目。若果赛马仍然在亚视转播的话就好了,我总觉得上一代的人只会看亚视。几个女人坐在一起闲聊,另一个典型师奶式爆炸扫把头的正在跟替她剪髮,四十多岁还染着金毛的男人大谈买餸经。我问了一下老闆娘有没有5+,她呆了半秒,反问我是怎幺样的。我告诉她是银色樽身,她转身到一堆纸皮箱中找了起来。同时一个「乾洗」到一半的师奶走到了我身后望着我,我望一望里面放着两张洗头椅就明白过来,让开了一个身位让她走到洗头的地方去。

看着店里的情形,自己也好像回娱乐奇闻到几十年前一样。没有最新潮的打扮,大家到这里来为的更像是要消磨时间多于改变自己的髮型。师奶找这位金毛师傅明显不是因为他剪得好或者他外形吸引,只是因为大家在谈论那位黑口黑面的鱼档老闆时能有一种同声同气的感觉,他更像是一个知音人。而那几位没在剪髮却跟其它师傅打起牙骹来,拿着马报看着赛马的老伯,应该只能出现在这种讲心更多于讲金的旧式飞髮铺。

这个时候老闆娘拿着一支樽身是银色,牌子却不知名的喷雾走了过来问我是不是这一支。我说了一句不是,然后随手拿起旁边摆着的一支POWERPOINT跟老闆娘说要这支就可以。樽上的灰尘说明了这支定型喷雾在这里有好几个年头,我想会到这里来买定型喷雾的人,应该只有我一个。

走出了这间飞髮铺,手上拿着比外面贵上十元八块的POWERPOINT。虽然这间飞髮铺要闻资讯依然是我的黑名单之一,但里面那种旧式街坊的味道确实是买少见少了。

上一篇:
下一篇: